♕蓝衫与蓦苒♡°

【瓦瓜24h/12h】烟花与星空呐

嘻嘻,七夕快乐呐

七夕节24h瓦瓜糖罐活动主页:

【第十三棒】七夕24h活动的文呐


*已交往设定,异地恋设定,七夕就是要甜甜甜


*勿升三,切记!!!


*渣短小+ooc注意


☆☆☆


他身后是千万烟火,


将黑夜都成白天,


火光划过天,


像繁星的眼泪,


而他在那之间,


是比烟花还要耀眼。


☆☆☆


瓦不管在床上醒来。


头疼,熬夜对身体的伤害在日积月累中明显,眼前在起身的恍惚后渐渐恢复光明。他不太喜欢这种灰混的无助感,自嘲似的轻啧一声,去洗漱。


好像做梦了,梦见谁了,烟火下的人……


他边想着,边刷牙。勉强放在架子上的手机因为忽然响起的提示音掉落,一阵手忙脚乱中,一团牙膏沫滴在了屏幕上。


瓦不管自认倒霉似的抹掉那团白色的泡沫,然后打开手机回复那个“罪魁祸首”甜瓜。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他,因为他只为一个人打开了振动提示。


〖管管你起床了没〗


看着页面上的消息,管管不自觉上扬了嘴角。


〖早就起来啦,猪精甜瓜,我哪像你那么懒〗


〖你害我牙膏沫都弄在手机上了〗


虽是一副指责的样子,却也掩盖不住少年的喜悦。他草草地解决了洗漱,笑着,拿着手机回到房间,正好,下一条消息来了。


〖QAQ〗


〖管管你一大早就这么不温柔〗


他换上一件清爽的白T,然后拿起手机回复。


〖那你要温柔的是吗?〗


〖嗯?宝贝?〗


接着几分钟内都没有下文。不知为何,瓦不管盯着这屏幕发笑,心里洋溢着蜜糖般的甜蜜,那是一种种打心眼里的,无法掩饰的欢喜。


〖你买的是不是和我同一辆列车啦,再确认一下再确认一下,别搞错了。〗


牵强的扯话题呢,不过没关系。瓦不管又自己看了看自己的车票,然后点开相册和甜瓜之前发的照片对应。


嗯,没错,是一起的。


〖(语音)OK,alright。〗


发完语音的管管比之前更开心了,甚至是哼着不知调子的小曲,节奏欢快,像他的心情一样。他又一次确认了行李和证件,然后便拿上了行李箱出门。


一直到坐上列车,瓦不管都没有收到下一条消息,他心里稍稍有些着急,却也还没表现出来。坐在靠窗的位置,放好了行李,猛然想起了什么事情。


甜瓜的座位号好像和自己不是挨着的。


这可怎么办呢?他琢磨着。虽说距离不远,却也还是不肯的——毕竟一年才见几次,好不容易见到了,难不成还不坐在自己身边吗?甜瓜也真是,这种事情都不注意一下……


他正想着,自己座位旁边的女生就来了。瓦不管彬彬有礼地说能不能预留一个位置,给他的恋人。


女孩抬头看了看他,似乎很是激动,半晌点头答应。


嗯哼,还算顺利。带着这份好心情,列车也开动了。


一点点接近,他的地方。


约好了七夕要一起去玩,这对异地恋人抱着一样的期待,一起计划了许久。最终敲定的,是去两人都不在的Z市。


瓦不管撑着头,不经意间小眯了一会儿。等到醒过来时,正好进入了C市的车站。他看到站台上的甜瓜,敲了敲窗户示意,也不知道对方看见了没有,反正不重要。甜瓜一步步地走着,终于走进了瓦不管的视线。他挥了挥手,而后看到那少年脸上灿烂的微笑,不自觉站了起来。


甜瓜乖巧地过来,放好行李就坐在瓦不管身边,像是知道了这个位置会为自己留着一样。刚一坐下,便抱着瓦不管的手臂。


“管管我好想你啊。”他说话的语气没有任何撒娇的成分,却挠地人心痒痒,“总算见面了呢。”


“猪……咳……宝贝我也想你。”他下意识开口又立刻拐了个弯,轻轻弹了弹甜瓜的脑门,“但我可不记得你有这么粘人。”


像是不服输一样,甜瓜也伸手弹了一下瓦不管。他没接话,顺手从包里拿出一盒切好的梨,拿牙签插了一块,送到瓦不管嘴边,然后在瓦不管刚刚准备张嘴的时候,飞快地送到自己嘴边吃掉。


然后迎着他亲爱的管管那难以言喻的眼神说:“干蛤,里(你)知道我脆(最)喜寒(欢)吃里(梨)了。”


瓦不管也没说什么,反手刮了一下甜瓜的鼻子。


☆☆☆☆☆☆☆☆


在列车上这么开开心心的,不知不觉就到了目的地。瓦不管轻轻碰醒了靠着自己睡着了的人儿,顺便提醒一句:“都有黑眼圈了。”


“你不是也有吗。”迷糊的甜瓜下意识回怼,揉了揉眼睛。


“好了甜瓜,走了。”


“哦。”


Z市是个新一线城市,要说风景,谈不上好。毕竟都是熟悉的平地起高楼,纵使建筑的样式千变万化,城市似乎也就那样。


敲定Z市也不是为了看风景。瓦不管没提到的,是他知道江边在七夕的这几天会有烟花会。他没和甜瓜说,想在晚上带他去看,给个小惊喜。


而甜瓜同样也有没有提到的,他听说Z市的江边有一座“鹊桥”,那附近有城市里少能看见的星空。据说在那里,还能看见银河之中的“牛郎星”和“织女星”。他想和瓦不管一起,走走那座鹊桥,看看那片星空。


于是两人各怀着各的惊喜,开始幻想对方那时的样子。


他们在晚饭后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两人都在不自觉往江边走,似乎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而瓦不管却一直在思考能不能在烟花会开始之前到达现场。他笑着说甜瓜走太慢,然后牢牢地牵着甜瓜的手开始狂奔。愣是让甜瓜跑到喘不过气,管管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莽撞。


于是他二话不说直接把甜瓜背了起来。


“哎?管管,等,等一下……”


甚至以还在喘息的甜瓜都没反应过来,他就双脚离地贴在了瓦不管的后背上。


“管管你什么事这么着急啊……”


“好了猪精甜瓜,累就先别说话了好吗?抱紧我。”


于是乎,又是一阵狂奔。


甜瓜知道瓦不管在一些方面体力好,却也没想过自家男朋友这么能跑……他还有些晕,落地后倚着旁边的栏杆缓缓。低头一看,又猛然觉得不对。


这里不是我想带管管来的鹊桥吗?


好容易缓了过来,甜瓜转向身后的管管,却愣在了某个瞬间。


逆光使少年的面容没有那么清晰,却像是融入了身后的江面和星海,清秀的面容更显帅气。


那是一种在天地之间的感觉,二十出头的青年却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


着实令人动心。


在那之后,甜瓜的身后便绽放了无数烟花。


他被响声吸引,回头望向广阔的江面


烟火是开在天空的花,像是火光离开尘世的最后一次耀眼;像是无数流星的别样登场,亦或者像是繁星的眼泪,是为世间的美好而留下的快乐的眼泪。


烟花的确美好。但是更美好的,抵不过一个你爱的人在一片意境之中回头看你的一瞬间。


『他身后是万千烟火』


『而他比烟火还耀眼』


瓦不管忽然觉得见到了梦中那个人,那个在烟火下仍然干净地像是白纸一样的人


不就是,他的甜瓜吗。


“管管,这里的烟花好漂亮啊。”


“啊……是呀。”他才回过神,看着面前的人喜悦的样子,不自觉笑了。


“对了管管,据说这里的星星挺好看啊,你见过牛郎织女吗?”


“你在说什么,那是神话我怎么可能见过。”


“啊?我说的是星星啦,牛郎星,织女星……你看,应该是那个!”


他用手指过去,像孩童一样可爱天真的模样。


“猪……傻瓜,你这么指我怎么看得到啊。”


他笑着,笑着。在面对甜瓜的时候,他似乎没有什么时候不是笑着的。


“啊就是那颗嘛!那颗!……”


☆☆☆☆☆


“老实说我不太喜欢七夕的故事。”


“嗯?为什么?”


“似乎在表示,异地恋人很惨的样子。呃也算不上……总之……我不羡慕神话,因为你在,我觉得我就是活在童话。”


“管管你怎么突然说话这么正经……”


“嘿嘿,甜瓜你脸红了。”


Fin.


作者指路 @♕蓝衫与蓦苒♡°


祝大家七夕快乐,吃粮开心呐(。・ω・。)ノ♡

在想写知乎体还是论坛体还是微信体(为什么全是软件类)。
瓦瓜真好我磕爆!
有小伙伴点梗吗,不是以上也可以!

(flag:《湖景村的极光真好看》热度破四百炖肉)

〖瓦瓜〗湖景村的极光真好看

*是瓦瓜!甜瓜真的超级可爱QAQ!

*副cp伪白欲沐

*私设如山

*有虫请告知,我眼睛瞎

*切勿上升真人!切勿!切勿!(高亮)

*ooc文笔渣

以上可以请继续↓

这是日常的开黑,甜瓜操纵的穿着绿翡翠的慈善家站在湖景村的玉米地左顾右盼,等开场的时间过去,他熟练地跑向小屋里的机子。

老白的白金魔术师也想这个方向奔来,蹲下翻了个窗跳进小屋,站在一侧和甜瓜一起修电机。

“是个原皮厂长?真是少见啊。”虚伪的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你用厂长还开局追前锋?这人真有意思。”

然后,“当——”

“卧槽他怎么锤到我的?”

“虚伪你个魔人,被厂长锤。”老白笑着说,操纵的魔术师不知为何停下了修机。

“我才反应过来,为啥要和你一起修?”魔术师往电机正面挤了挤,“甜瓜你去修其他的。”

“好吧。”甜瓜无奈地说,事实上是他先到这台机子的好吗?不过他还是愉快地奔向了海边,正面看见虚伪操控的前锋遛鬼。他默不作声地跑到电机那里,虽有心跳也并没有离开。

鬼知道那厂长突然换人追!

其实甜瓜的反应算快,拉了板子躲了一刀,借几秒间隙想转到另一个板区,失误反向拉板,于是干脆吃一刀后翻板,一个加速甩开了距离。

不过事实还是一声“当”,厂长出了技能(虽然没什么用就是了),老白和虚伪一人扯一句地在唱相声,瓦不管不知道为啥意外地话少,少到弹幕里有人问管管是不是不小心闭麦了。

“管管不说话是不是闭麦了?我不知道哎……”甜瓜读着弹幕自言自语,因为分心而被翻窗震慑,“哎呦……难受啊……”

“甜瓜又被交配斩了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魔人呢?”老白还是打趣,但也立刻放下手中的电机跑过来,“你下次再交配斩我就不救了。”

“你个魔术师跑啥呀,欧的黑粉紫白。”

说话的竟是一直沉默的瓦不管。

“猪精甜瓜,我来救你。魔术师回去修机,我一个空军还在这里呢。”

“行行行你去救你去救。”

而甜瓜这边正在拼命地按鼠标,啪嗒啪嗒的声音异常清晰,遗憾的是又差那么一丝,慈善家就坐在了真皮沙发上。

甜瓜抬头一看电机数,两台,老白应该已经要开完了,虚伪的前锋那里还有一台估计修了一半……他默默在心里清点,然后看见远处跑过来的蓝衣服空军一番蛇皮走位,却是骗空了几刀也不救人。

“管管你在干嘛……我要过半血了……”甜瓜用他软绵绵的声音说着,小小的尾音里有几分无奈。

“别说话,我这不卡血线呢,”瓦不管说着就挨了一刀。

还剩一台机子。

救人,开枪,20秒无敌,厂长追空姐去了,空姐挨刀,开电机,起飞。

整个套路行云流水,丝毫没有任何差错。一路跑向小门的甜瓜已经安全,而远在大门的瓦不管又挨了一刀倒地,然后被毫不客气地扔上了椅子。

“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老白你快来救我!”

“哎行行行知道了。”老白刚刚开完门,正准备前去,忽然一个传送乱了小门三个人的阵脚。

于是乎虚白瓜三人义无反顾地冲了出去。

镜头转向瓦不管,画面上的空军被椅子带上了天,画面在湖景村的激光停留了几秒后回到了结算界面。

“啊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甜瓜猪精要不是为了救你我也不会上天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瓦不管的声音极其清晰,甜瓜默默地不敢说话,又想反驳什么,却也还是没有说话。

高情商老白立刻救场,说着叫虚伪快卡下一局,然后慢慢转移话题到其他什么的方向,在等待时间里和虚伪又扯起了那个关于包夜的梗。

弹幕里或许刷着“说什么B话呢”或许刷着“???”,甜瓜默默地看着,只觉得那条问他“瓦不管说话是不是太刺”的弹幕额外扎眼。房管说着别带节奏,甜瓜却悄悄切了yy频道回答这个问题。

“都是男孩子嘛,这种不是很正常?我觉得……也没什么……那个那个,我我,我去拿个梨啊……”

他回来地很快,其实只是摘了耳机冷静一会儿。梨吗,手边就有一个,总归也还是给粉丝一个关于“梨”的交代。

突如其来的准备界面,甜瓜慌忙地带上耳机,切回yy的频道然后在最后两秒点击准备。

“欲为?屠夫是欲为?”甜瓜看着疯狂刷屏的弹幕,因为匆忙准备都没有看一眼屠夫的ID。

“欲为不和小沐木开黑大晚上来匹配锤人干啥。”老白吐槽了一句,进入游戏看着湖景村地面上的四个推进器万分感慨,“虚伪我旁边有四个快乐笋。”

“我ri你哥,老白你别骗我啊。”

“真的真的,我骗你干啥,小房这里你自己看啊,四个,是不是四个,你自己看啊……”

辛苦了老白今天和虚伪两人撑起四个直播。瓦不管又是意外地沉默,剩下三个主播也没法确定这平时激动似土拨鼠的管管今天是什么了。

〖兴许是切了麦和水友聊天呢。〗甜瓜这样想着,瞥见越来越强烈的心跳,立刻抛弃机子,转身到达小船旁边的三窗,翻窗,加速,转点,翻板……

总之都是些熟悉的操作,可能因为是娱乐局,欲为玩的也不太认真,追人追地漫不经心似的,停停走走,恍若一个人机(不是)。

“当当……”

又是熟悉的蓄力闪现震慑斩。

“哎呦……怎么又……”甜瓜气地想锤桌子。

好在拖延了很久,机子也只剩一台了。甜瓜自认倒霉一般放弃挣扎,说了句“老白你们快点开门走吧别救我了”,然后安安心心地坐在真皮沙发上。

小丑用了无限拉锯拉走,吓地老白一个没控制住就把机子开完了。这局机械师的虚伪拿娃娃开大门,本体在小门附近等老白把欲为牵到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去开门。自然欲为不会让他们这么顺利,当当一下把刚放了技能的魔术师震慑了……

能输的局为什么要赢(假笑)。

甜瓜坐椅子正无聊,忽然听到女孩的一声嬉笑,回过神来才发现空军救自己下来了。

“快走啊甜瓜。”

瓦不管说出了他这一整局的第一句话。

同时管管发了一个快捷语言“快走”。

“魔人瓦不管,不说话非要发快捷语言,快走什么快走,我走的了吗?”老白哭笑不得,一边疯狂按鼠标,一边大喊“虚伪救我!”

“怎么救你?我又不是前锋。”

“那你为什么不玩前锋?”

“因为机械师可爱啊。”

“哦我懂了,虚伪喜欢可爱的,虚伪你说,欧的白可不可爱……”

——————————

此时,空军正把慈善家按在地上摩(zhi)擦(liao)。

“管管我们在门口为什么还要治疗啊……”

“刷分。”他像是不耐烦一样,简简单单地说,“你溜了一局鬼分高,我修机分低。”

“哦……”甜瓜像是明白了什么,接着便默不作声了。

到底是一颗毒龙钻,等到慈善家被摸好,那边的老白已经被虚伪救走,俩人成功从小门逃离,剩下这边的两人,发起了表情。

“我发现湖景村的极光挺好看的,你觉不觉得。”

瓦不管无厘头地冒出一句话,惹得甜瓜觉得没头没脑。

“是挺好看的呀刚出地图不就说了吗。”甜瓜的直男思想使他这般回复到,还加上了一个可爱的“嗯哼”,直到小丑半天后拉锯过来,两人才离开庄园结束游戏。

“瓦不管你的麦是不是有问题,一整局没说话。”老白看到弹幕无数关于“管管不说话”的话题而提问,此时被问者拍了拍麦发出一阵噪音,接着“喂”了几声。

“现在没问题了吧,欧的黑粉紫白。”

“哎欲为的赛后消息?”

〖欲为:小沐木洗澡去了,无聊就打了匹配〗

〖欲为:竟然遇到了你们〗

〖老白:魔人,公然秀恩爱〗

〖虚伪:你要想秀也可以〗

〖老白:你是魔人吗虚伪〗

……

————————————

管管刚才没开麦?那我听到的是什么?甜瓜思考着,一不小心脑洞大了,什么外星人啦灵魂穿越啦balabala的尽想了一通,最后也还是給这些浮夸的想法画上叉叉。

游戏又开始了。

第三次跳出湖景村的地图,弹幕里一大片刷“又是凉凉村”诸如此类的,甜瓜还是认真的打着游戏,今天的开黑也事和平时一样的时长。十点半后打了一会儿其他的游戏,熟悉的“好简单”“好难”“厉害啊”,然后便是零点下播。

甜瓜如释重负地关掉了直播,习惯性拿起手机,意外瞥见瓦不管发来的消息。

〖所以你没有听懂我说了什么是吗。〗

〖猪精甜瓜。〗

〖管管我怎么了啊QAQ。〗

〖……〗

省略号!瓦不管发的消息竟然有省略号!

〖你查查月色真美是什么意思。〗

〖查完告诉我。〗

“月色真美”?那是什么……

好奇宝宝甜瓜打开了度娘。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 这是夏目漱石的一句名言,不是文学作品里的,而是作为英语教师,在教学中说的。 在翻译英语 l love you 时,夏目漱石如上翻译。体现了日本人的含蓄,和夏目漱石的浪漫。含义是,因为有你在,月亮才格外美丽。 是日本的爱情名句之一。 』(此段来自度娘)

甜瓜愣住了。

『我发现湖景村的极光挺好看的,你觉不觉得。』

〖管管你别和我开玩笑……我有点害怕……〗

〖怕什么?我就是这个意思。〗

〖难道极光没有月亮浪漫吗?〗

〖甜瓜,虽然你已经知道了〗

〖但也还是要说的〗

〖我喜欢你。〗

甜瓜吓地掉了手机。

他现在觉得脸上温度灼人,心跳很快,很快……就像瓦不管站在他面前一样的感觉……

〖开门甜瓜。〗

???

他慌慌张张地跑到门口,手搭在门把上却又忽然停住。

在心里确认一遍,对,没错——

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我喜欢的人他真的喜欢我!

接着像是一个孩子,他欣喜地打开门,看到高个男孩清秀的脸,然后便被温柔地抱住。

“你怎么来的?”

“其实今天……我是在你家附近的网吧直播的。”

两天前我就决定来这里和你告白了。

“你的回复呢?”瓦不管开口道,不开玩笑的说,认真的他声音尤其好听。

“我和你一样。”

FIN.

小剧场:

瓜:所以你那局游戏上天了凶我是干什么,我真的超害怕好吗QAQ……

管:抱歉了宝贝~人设需要,而且让你上椅子了,是我的过失。

屠夫:???

(可能会有后续)

[杰佣]心之所向(1)|The direction of the heart

新人报道,迟到了几百年的党费(土下座

*我流杰佣,温馨(伪 向
*军医(开膛手)杰克×军人(佣兵)奈布
*私设成山,可能会ooc(尽量避免)
*涉及:精神分裂,人物死亡,半复活(?)
*甜→虐→可能甜
*未交往前提
接受请继续

————————————
奈布·萨贝达又一次回到了伦敦,但并不是前往市中心,他穿过郊区的公路,绕过西北地区一座安宁的小镇,最后来到哪个不知名的山脚,那里有一座古旧的别墅——姑且称为别墅。花圃里的玫瑰还是含苞待放,栽种的人将其小心翼翼地保护好,只待五月的风将她们唤醒。

奈布舒了一口气,走上前推开向来不锁的大门。屋中的氛围还是那样,他走了两步,又停住,听了听屋内的动静。

“欢迎回来。”书房的门打开了,杰克温文尔雅的问候道。他的手上还端着一本泛黄的笔记本——那泛黄是做旧的。右手拿着的羽毛笔停在中部的某一行。

“你仿佛没有做好迎接我的准备?”奈布半开玩笑地说到,他转身放下还提着的行李,然后回头看着倚在门框的绅士。

“的确如此,萨贝达先生。”绅士友好的点点头,“我本以为你还要迟一个小时。”

“那只能说你对我还不够了解。”奈布卸下自己的护肘。

倚门的人没再说话,转身回到书房。奈布透过没关的门看到了桌上零散的资料,想必这位医科教授又在写什么报告了——杰克向来是这么说。事实上奈布·萨贝达并不知道杰克现在的具体职业,只知道这个英国绅士过得甚是清闲,也就偶尔写那他看不懂的“报告”,当然,他也知道杰克早些时候还是军医,转业后似乎被医院返聘了。虽然在奈布每次和他相处的时候,杰克似乎没有工作。

他也没有过问,转身离开,走上楼去。

————————————

杰克当军医的第三年,奈布·萨贝达入伍了。他只接受了短短的三个月训练,却不幸地直接遇上了战争。

萨贝达并不畏惧,廓尔喀人以当兵为傲。他在战场上就像一个稳重的老兵,熟练地运用刀枪,在新兵中可以说是脱颖而出。

杰克给不少新兵处理了伤口,这里面却没有奈布。他看着那个张狂的男孩从他那招呼都不打地拿走了一卷绷带,自己坐在角落里包扎不算太严重的刀伤。

那时萨贝达留给杰克的印象,叫做“坚强”。或许这是个不妥当的形容。但杰克承认,他对这个新兵有莫大的兴趣。仅限兴趣。

作为一个军医,杰克做好了在战场牺牲的准备,尤其是在战争来临的时候。即使他算不上无力还手,却总做好了这个准备——令人难以理解,毕竟哪怕形势不佳,军队里先撤离的也总是医护人员,何况杰克也有不差的实力。

大概是因为他与他人不同的“生死论”。

奈布是在后来才听说,也是后来才理解。他并不太在意这些知识分子诡异的理论,但他能感觉到,杰克是个好相处的人,比那些仗着自己多打过几次仗就耀武扬威的老兵好多了。

不过一开始他与杰克并不熟络。他对于杰克的印象,仅限于:好相处。

萨贝达在杰克心里留下最深的烙印是在一次黄昏。一个狼狈的黄昏。

就当时的情况来看,对于他们非常不利。上级下达了命令,一如既往地先撤离军队里的医护人员。

杰克个人并不愿意离开需要他的前线,但是这是无奈的决定,是无奈的命令。他在队伍最后,略带不情愿地回头望了一眼。

是血染红的夕阳。少年在那边的战场,用他的弯刀抹去敌人的痕迹。挽救了一个差点送命的胆小鬼。萨贝达飞快地转身,扔去一颗手榴弹。然后在队伍的最后,互送受伤的队友。

杰克不自觉慢下了脚步。

(TBC.)
——The direction of the heart
我是个渣渣请大家多多担待!!(卖萌
文里有虫的话请和我说!